旧言鸟

今天是周末


囤点诗画文和梗

[随笔]哀歌

爱情的时候有多甜,死亡的时候就有多么清苦。
那是你告诉我的。
我知道这两种感觉,即使我从未拥有也永不会拥有。
然而我便在天光最盛时走出去,
踢下木屐扔在一旁,
赤裸双脚踩在湿润泥土上。
带着水汽的空气便在我的肺中涤荡,
温润却又伤人。
我拖曳双脚,隅隅独行。

在日光最盛的时候,
我将一捧热血埋进胸腔,从此身怀芳香。
于此,
谁也无法将我灼伤。

我摘下沿路的云和月,
为自己点亮双眼。
我摘下脚边无数星芒,
为自己照亮前路。
喔——
如此朴素而如此美丽。
我便永不停歇。

银河寂静流淌,
我从未捞出一尾银色小鱼,
所以从未有乳白水花溅出。
噢——
我便永不疲惫。

漫长而短促,
名为归途,
意味着女神拉下深紫帷幕。
当我不知不觉踏上它时,
我便唱了一曲哀歌。
2017.7.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