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

今天是周末


囤点诗画文和梗

[随笔]

有人问我
*
“你喜欢黑暗吗?”
那些细碎的,暗色的记忆便浮出水面。

魔法师将魔杖抵在心口,
以漫天星光许下最伟大的愿想。

雄鹰的羽翅划过长空,
衔着灵魂去迎接第二日的晨曦。

吟游诗人歇在森林树下,
拨弄火堆翻看诗集又吟过万年。

巫女骸骨在十字架上,
歪着月下的头骨做着无名长梦。

我呢?
我在旷野奔跑,
我的身影无可阻挡,
我越过一切阻碍——一往无前。
在那荒芜的永夜中,
跃向悬崖。
跃到再无尽头的地狱。

而那些莫名的声音在挣扎,
“你想去哪?”
“你要干什么?”
*
在信仰坍塌的那一个世纪,
我是最年轻的守教徒。
我穿着长长的不合身的白袍,
抱着神的训诫,
穿过悠长无尽头的长廊,
有暖金色的阳光,我躲开它们。
我听过最悠长的叹息,
以及最炫目的怒视,
最光明正大的窥视,
最………………
…………
……
黑暗使人冷静倾听。
我怀抱十字架坐在无王的王座上,
像一只蜷缩的幼兽。
然而我心中空洞。
*
我的老师——最年长的守教徒,神的使者,
在年幼的我的床边,
她讲过无数——黑暗与光明——的故事。
那些在泥沼爬行的怪物,
那些在废堡安家的怪物,
那些在荒野盘旋的怪物……
是见不得光明的东西。
她丰满的嘴唇温柔的开合,
智慧的眼睛温柔的凝视。
她的面容从未老去,
“从我信教那一刻,我就再不老去。”
谁也不知道她是何时信教,
“从我出生时便开始——我的第一只脚来到人世。”
*
无人的宴席上,觥筹交错,
我躲在黑暗阴冷潮湿的角落,
听他们大声欢笑,
并暗自告诫自己——
那些肮脏腐败的,所有故事的结局,
必定是打倒怪物,
揣了颗颗不再明净的心脏,
高举胜者为王的大旗。
黑暗使人热血澎湃。
*
我轻声反问:
“你觉得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