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forever

今天是周末

Someone like you.

邦信邦,信云
注意:信云过多

韩信今年夏天趁着手头有余裕,工作稳定家里没啥大事,贷款买了辆车。政治老师怎么说来着,财政赤字有利于促进经济增长?作为一个文科生,学的早还给老师了。
韩信以为有了车是个好的开始,至少这一年的冬天他不再坐刘邦的车也不会冻成狗,上班不用挤罐头车。
有了车就浪荡啊~韩信心情大好,坐在车里跟着音响哼着小曲,心里有无数个韩跳跳欢乐的跑啊跳啊。

1.
看着自己的骚包红色轿车车头撞在一辆宝马……的前轮胎上,是件蛮尴尬的事。尤其当对面车主摇下车窗,露出一张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脸。
“跳跳?”
韩信想缝住那人的嘴。原本有几个路过的女孩站在附近说着类似“诶帅哥的车撞了”的话,刘邦这一声让女孩们“扑哧”一声就笑出来。
遇到这人就没有过好事。
今天下了场大雪,堆积厚厚一层,韩信的后驱车打滑得厉害,差点连小区门都没出去。两次拐弯险些因此和其他车滑到一起,不得不找人帮忙推开。
好了。韩信翻个白眼。

“还没吃饭吧,耽误你了。”韩信看过表,中午一点。
刘邦笑着说没事。
他问刘邦车里放的音乐,“什么歌,耳熟?”
“Someone like you.” 刘邦把胳膊搁在摇下的车窗上,调低音量。
“……”刚分手那会儿李白给他推荐过。虽然他没当回事。
韩信不经意地揉揉马尾:“有新欢了吗?”
刘邦枕着手臂,歪头看着他做出失笑的表情。
“你怎么会觉得……没有呢。”
细碎的紫发压出柔软乖顺的弧度,以前他就喜欢这么看自己,带着小小的狡黠,手边放一杯醇香浓厚的咖啡,香味绕在他身上。
“韩信,性别男,爱好咖啡。”刘邦跟外面都这么讲。还有,爱好刘邦。
刘邦嘴上说着咖啡对身体不好要少喝却亲手给他熬咖啡就像烟盒上写着吸烟有害健康和游戏写着沉迷游戏不益身心。“沉迷刘邦也不好,”男人坐直身子端起咖啡,“所以你打算戒掉吗?”
“你是认真的吗……”韩信指尖缠着自己的发丝,闻言不由攥紧手,头皮传来的疼痛让他倒抽一口凉气。
两人不动声色地对视,中间是不畏死的雾气从咖啡杯里拉扯着溢出。
“如果你想的话。”韩信的尾音消弭在那个无疾而终的午后。刘邦一向认为早晨人的心情不好的话一天都不会好——于是特意挑在午后说吗?真是足够的贴心。

韩信把思绪轻柔不允抗拒的拽回来,他不许自己再回忆那些日子,和刘邦在一起的日子。即使他已经能够直面它们。
“不打算再找一个吗?”
“不知道呢……”刘邦迷茫地看着两车相撞的地方,其实并没有多重的接触,问题应该不大,“你呢?”
“懒得,太麻烦了。”韩信把身子靠在车上,远处有冰棱从建筑物上掉下来,制造出沉闷的背景音乐,像是回应他的话。
张良说韩信和刘邦在一起之前就是这言论,结果说完转头就打了自己的脸。
啪啪的,挺疼吧。
“纪念一下,合张影?”刘邦掏出手机,他有两部手机,一部公事,一部私事,公事那个上了锁,私事却没有。
锁屏是两对大长腿,算不上多好看,上面还有腿毛,屏幕最上端露出两条很花很骚包的男式大裤衩。 他们夏天在院子里乘凉,韩信随手拍的, 角度光线够好,刘邦没修过就拿来用了。 有什么好纪念的?分手都没纪念一下现在碰了车很值得纪念?
“重言,来。”
韩信不过分热情又不显得疏离冷漠的对着镜头笑了下。

“路上慢点。”
“你才是要小心点吧。”刘邦露出他那种以前只对韩信一个人的宠溺的笑,韩信总以为刘邦是不是当他是小孩。
韩信习惯不由自主的依赖他放心的、可以替他做那些琐事的人,和刘邦在一起的日子里他从一个把自己生活管理的井井有条的单身人士变成生活能力战五渣没了刘邦形如废人的恋爱人士。
分手后他又很快的,用所有人都想不到的速度适应了没有刘邦的生活。
刘邦开出去老远之后韩信才放下自己的笑,面无表情地上车向相反的方向远去。

2.
刘邦和韩信都有工作,不算太忙,但刘邦总会把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后来他也就此和韩信说过多次,有和颜悦色也有火冒三丈,而韩信一直是当场承认错误之后继续懒惰的态度,刘邦也继续纵容着他。
谁都看得出这样的感情迟早要破裂,不过是如何提出分手的问题。

刘邦站在这边,看着对面的韩信,红色围巾和红发纠缠在一块,分不出彼此。汽车路过时溅起来的水花落在他俩脚边,韩信低头看了眼裤脚,还是干净的。
“就这样吧,刘邦。”
“你乐意的话。”
韩信点头以示没问题,随后两人不约而同地陷入面无表情的悲伤。身边人流不断,刘邦的嘴唇微张,迷茫而忧伤的看他,像是要把韩信的样子完完全全永远印在记忆里。记住他有什么用呢?告诫自己再也不要遇到韩信这样的人?
韩信不知道,这些都是他的猜想。
他从来都不太懂刘邦。
刘邦尚未抵达真正的他,或只剩一步之遥,他却提出了结束。
没事,他们还年轻,还有人等着他们去解析剖开。
就这样吧。
韩信再看看裤脚,果然溅上了泥点子,他内心毫无波动地想着回去要洗掉不会太费功夫,唔,洗衣机归谁?
看吧,他一直坚持谈恋爱很麻烦——分手还要解决一大堆麻烦,瓜分一大堆东西。韩信走近刘邦:“先回家。”
“好。”刘邦奇异地看他一眼,似乎要为他的措辞发笑。“回去洗裤子……洗衣机归你。”

3.
韩信猛的从梦中惊醒,客厅不停回荡着门铃的“有客人来了”。
“谁?”韩信自言自语,睡糟了的马尾左翘一根右翘一根的,乱蓬蓬吊在脑后。梦里的东西被抛在“狗窝”里。Now,他是一名光荣的单身狗。
韩信不按正常人的作息睡觉,他的生物钟就是心悸,每次心悸就知道该睡,即使噩梦也很容易睡过头。所以别人来拜访的时候他总在睡觉。
张良站在门口,韩信开门让他进来,他却退后一步把一个人拉到两人中间。
“这位是诸葛亮的朋友。”韩信闻言估摸着眼前清秀的女孩和诸葛亮张良是同类。
张良和诸葛亮是两人相见如故只恨晚的知音,平时张良比韩信还要话废,和诸葛亮凑一起捡一个没营养的话题就能煲一小时的电话粥。
反正韩信不懂他们学霸的世界。倒是看张良这架势,是要给他相亲的节奏?怪他嘴贱告(胡)诉(诌)张良其实他喜欢妹子?总之他没告诉过张良他恨嫁!
我妈都不急你急啥啊我的哥。
“你就这么想我嫁出去吗?嫁出去的韩信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到时候想我了不要哭着喊着求我回来。”韩信把女生安顿在客厅,好吃好喝端上,拉着张良到书房,带上门后语调平缓的劝他打消他的主意。
张良推推眼镜:“你和刘邦在一起的时候我多会儿想过你?”
“你不爱我了良良~”韩信秒做深情状。
“我就没爱过你。”韩信每次都是这么说,张良每次都这么回答,韩信还是不厌其烦的说。刘邦的评论是韩信缺爱。
韩信顿时收敛了恶心人的表情推门出去,沙发上正襟危坐的女生身躯一震。茶几上的东西一样没动,除了瓷白的茶杯里他新买的25+5锡兰绿茶茶包泡的茶水少了。
韩信无视她,揣了钥匙出门。
“买菜去。”
韩信跟着前面老大爷溜达到湖边,路上大爷回头警惕的看了他好几次。低头俯视检查自己还算人模狗样,不枉他出楼道之前重扎了头发用手抹了把脸。
他说了搞不懂张良那种学霸的脑回路,他知道张良担心他分手之后伤心难过,想若是他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是不是就会顾不上伤心。可是张良这么做像在嘲讽他,讽刺他、揭他的伤疤。分明他还忘不了刘邦。张良没接触过这些,不会懂,他就同庄周的坐骑般纯天然无污染,在周围人有意无意的“保护”下。 谁也不愿科普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张良,有个诸葛亮管着呢。
他出来吹阵春风接受春意的洗礼思前想后才觉着自己干的是什么事,他怎能把张良和女生留家里呢?他们可是客人。
他们走才对!
韩信走的急,只拎了一件薄外套,他想念暖和柔软乱糟糟的被窝,张良很少进他屋,说他睡觉之后的屋里有味儿,尤其韩信甚至会连衣服都不脱就睡。所幸他和刘邦很少一起睡。韩信也不会喜欢那味道,刘邦以前给他买错的女式香水终于不再闲置,他看着刘邦开窗通风喷香水催他换下满是味儿的衣服,无聊的动作他也看不腻似的看半天。但人总是贪恋温暖的生物,在韩信眼中那个味道就象征温暖。
旁边有人扔了个石子打水漂,啪嚓一声拉回他的神魂,看着姿势挺用力,差点把自己扔进去。
“哥们儿,不高兴?”
那人不理他,又弯腰低头捡石子扔。春寒料峭的,手都红了。韩信挺心疼他——的手,作为一名手控足控。
方才经历过来自张良の背叛的韩跳跳换上心灵鸡汤导师脸,决意开导这位年轻人:“失恋了?”
“啪!”
“工作丢了?”
“咚!”
“有啥事不顺心?”
“噗!”微风吹动栗色碎发,掷石头的人有气无力地打出软趴趴的水花,就像六个点的省略号表示放弃抗议。
岸边一溜小石墩,韩信找了个干净的坐下,那人坐他旁边。
“讲讲,我也不高兴。”
“有个女生,美女,我兄弟一直明恋她,然后她向我告白,我兄弟气我。”
“你喜欢她不?”
“不。”
“小伙儿挺无辜。”韩信伸直两条长腿,运动鞋的鞋底厚,正好踩在最薄的那层水里不湿鞋。
男生无视他的幸灾乐祸:“你呢?咋个不高兴法?”
“我分手了,朋友今天带个女生来我家要介绍给我。然后我跑出来才想为什么是我出来不是他们出来。”
“傻逼了吧。”
“你才傻x。”
韩信一只脚踹他,撩起一片水花。湿了自己的裤腿。
“你叫啥。”
“赵云。”
“韩信。”
“你不回去?”
“不,我说出来买菜,估计等我回去做饭呢。”
“厉害了大兄弟,敢晾着妹子。”
“那你怎么晾那美女。”
韩信和赵云对视一眼。

韩信挽着赵云胳膊回家,张良和女生看着他们亲亲蜜蜜甜甜腻腻。
说好的其实你喜欢妹子呢?说好的你要继续单身呢?
女生尴尬地找借口说有事先走,韩信挽着赵云站在家门口和张良对视,视线缠绵缱绻,如胶似漆。开玩笑的。
韩信避开张良质问的眼神:“这我男票。”
“你好。”赵云伸手,张良怀疑人生地同他握手。眉清目秀,不张扬不做作,和刘邦应该是两个物种。
韩信买了菜,换完裤子做饭,指挥赵云打下手,夫唱夫随,帮忙拿碗筷的张良再迟顿也被在厨房团团转的一对儿秀了一脸。
“你们……什么时候?”
“刚才。”韩信揶揄道:“买个菜捡回来男朋友是不是很划算。”
“……”张良闭嘴拒绝接茬,韩信的怒气值max,甚至要溢出来,咕噜咕噜的冒黑色泡泡。赵云很识趣的静音,打蛋切菜都做的悄无声息。

4.
韩信真的就和赵云在一起了,心里是有点难以置信的。“我还以为你是直的。”
“……”me too.
“长得一脸正气宁折不弯。”
“……”you too……

“我们楼下杀人了……”韩信枕着赵云的大腿,摁着遥控器换台,赵云在他头顶哗啦啦翻书,听了这话放下书担忧地看他:“怎么回事?”
“嗯……不是我们小区的人,是楼前那大酒店的服务员。”赵云知道,一楼有一户是酒店员工的餐厅,图方便时他们会穿过酒店穿过一楼直接进来。
“原因呢?”
韩信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男女关系。”
赵云拿起书:“哦,以后下楼小心点。”
韩信加重按遥控的力气和手速,嘴上说着谈恋爱真危险。赵云没理他。
“你要看哪台?小心遥控坏掉。”
“不知道!”
韩信做出把遥控摔沙发上的动作,赵云握住他的手,湛蓝的天空一样美好的眼睛看着他。
刘邦的瞳色是紫色,海一样深。
赵云就那么看他,单纯的看他。虽然是俯视但没有一点压迫感。
“看不出花儿!”
“你好看啊。”赵云语气平淡像是陈述一个事实。
“老子是男的……”
“怕什么,你会杀了我?”赵云把电视换到电影频道,一只手拿书轻轻点着韩信光滑饱满的额头。
“……”
“不会,对不对?那你怕个什么劲?”
韩信把赵云的书丢了出去。
赵云和刘邦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赵云不像刘邦那样细腻、面面俱到,不会煮咖啡,不会给韩信买(错)女式香水喷屋子,不会什么事都帮韩信做完。他和刘邦最像的是温柔。
赵云比刘邦更有耐心,他会循循善诱告诉韩信咖啡最好不要每天喝,会逼着韩信脱光衣服睡觉,会在工作之余抽出时间陪韩信做那些琐事。
爱一个人要和他互相帮助共同度过好的坏的日子,不是一味做他的保姆做他的婴儿。

刘邦,我找到一个人,不是你,不像你。像我的男朋友。

5.
这年头有前男友/女友的给前男友/女友发结婚请帖已然是个习俗,韩信意思意思给了五百礼钱,挎着赵云找熟人桌。
韩信已经炫耀似的把赵云给每个朋友看过,现在大家在赵云面前都不见生,弟媳嫂子姐夫妹夫叫的亲切。今天的新郎官以前都没这待遇。
一桌子人磕着瓜子天马行空放飞思想聊天南海北家长里短,谁也不提大家不愉快的事。
刘邦和吕雉在上面照主持人的话做已经练过的仪式,韩信在下面吃东西,别人鼓掌他就跟着鼓,“吕雉长得真好看。”
赵云给他倒水:“你也好看。”
“云妹,是谁在下呢?”韩信压低了声音和赵云咬耳朵。
“……”
“他们只能叫你嫂子或者弟媳,姐夫妹夫什么的想都别想~”
赵云不想理韩信并给他夹了根羊排,“过几天吕布貂蝉结婚,准备好礼钱,只给五百小心我反攻你。”
“放心,我媳妇儿的兄弟就是我兄弟。媳妇儿先帮我把羊排上的肥肉解决了行不?”

刘邦给他们挨个儿敬酒,敬到韩信这桌赵云“唰”的站起来,“邦哥我敬你。”
“你是赵云吧,听他们说过,我们还没见过呢。”
“现在算见过了。”赵云一口干了杯里的酒,亮出杯底。
刘邦也一口闷:“好好照顾跳……重言。”
“嗯。”
赵云说了点场面话:“祝邦哥和嫂子长长久久团团圆圆幸福美满生活多姿多彩……”
“刘邦你敢叫我小名我打你。”轮到韩信几乎是跳起来喝的酒,他以前小名叫韩跳跳,好生养,后来他妈觉着他太跳就改成重言。这几年开始工作韩信才有所收敛。韩信觉得他一个大男人的这种小名算是黑历史了,勒令张良和那些个从小熟悉的狐朋狗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刘邦是跟他喝高瞎扯误打误撞套出来的,韩信也任由他在只有两个人的场合这么叫。
赵云头也不抬的吃菜,韩信的小名?他不知道?
韩信说完客套话一屁股坐下来,“云云,吃糕吃糕。”
“你小名是什么?”
韩信干笑几声。
“嗯?”
韩信把糕在白糖碟子里滚了一圈夹给赵云:“回去说,这儿人多。”
韩跳……唔,“韩跳跳?”
围观群众憋不住笑,“是的嫂子”“没错嫂子”“弟妹威武”“跳跳你竟然瞒弟妹”云云。
“吃糕黏不住你们的嘴!”韩信做出悲愤的滑稽样,偷瞄赵云努力做出正经脸忍笑的表情。
媳妇儿太可爱。

韩信开车和赵云回家。
赵云把一张音乐碟塞进车载音响,好像是李白的,里面杂七杂八的歌都有。
someone like you爱人如你/ 像你的他

I heard, that your settled down. 

听说 你心有所属。 

That you, found a girl and your married now. 

找到真命天女即将步入婚姻殿堂。 

I heard that your dreams came true. 

听说你美梦成真。 

Guess she gave you things, I didn't give to you. 

看起来与我相比,她才是满分。 

Old friend, why are you so shy? 

都老朋友了,干嘛那么害羞。 

It ain't like you to hold back or hide from the lie. 

一点都不像你了,好像你在掩饰谎言。 

I hate to turn up out of the blue uninvited. 

我不想出其不意不请自来。 

But I couldn't stay away, I couldn't fight it. 

但是我无法逃避,无法抗拒。 

I'd hoped you'd see my face & that you'd be reminded, 

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的脸,然后想起。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对我来说,一切都还没结束。 

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没关系,我会找到某个像你的他。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并送给你我最诚挚的祝福。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不要忘记我,我恳求你,我记得你说过。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有时候爱情能成为永恒,但有时爱又如此伤人。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yeah. 

有时候爱情能成为永恒,但有时爱又如此伤人,确实。 

You know, how the time flies. 

知道吗,时光已经飞逝。 

Only yesterday, was the time of our lives. 

只有昨天,才是我们最珍贵的回忆。 

We were born and raised in a summer haze. 

我们的爱在夏日的薄雾中萌芽。 

Bound by the surprise of our glory days. 

青涩的岁月满载辉煌与惊喜。 

I hate to turn up out of the blue uninvited. 

我不想出其不意不请自来。 

But I couldn't stay away, I couldn't fight it. 

但是我无法逃避,无法抗拒。 

I'd hoped you'd see my face & that you'd be reminded, 

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的脸,然后想起。 

That for me, it isn't over. 

对我来说,一切都还没结束。 

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没关系,我会找到某个像你的他。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并送给你我最诚挚的祝福。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不要忘记我,我恳求你,我记得你说过。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有时候爱情能成为永恒,但有时爱又如此伤人。 

Nothing compares, no worries or cares. 

无人能够与你相比,无人担心无人在意。 

Regrets and mistakes they're memories made. 

记忆里满是悔恨与错误。 

Who would have known how bittersweet this would taste? 

有谁能知晓这其中的酸甜苦楚。 

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没关系,我会找到某个像你的他。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并送给你我最诚挚的祝福。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不要忘记我,我恳求你,我记得你说过。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有时候爱情能成为永恒,但有时爱又如此伤人。 

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没关系,我会找到某个像你的他。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 

并送给你我最诚挚的祝福。 

Don't forget me, I beg, I remember you said:- 

不要忘记我,我恳求你,我记得你说过。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有时候爱情能成为永恒,但有时爱又如此伤人。 

Sometimes it lasts in love but sometimes it hurts instead, yeah. 

有时候爱情能成为永恒,但有时爱又如此伤人。

end.
这儿斋不言!求评论求评论!!!谢谢!

评论(2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