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forever

今天是周末

发小和狗

成吉思汗,王昭君,后羿。无cp向。
友情客串韩信,张良,甄姬,刘邦,李白
ooc注意

_
成吉思汗和王昭君家是对门。
他们都是在他们出生那年住进这个小区的。
王昭君比成吉思汗小一岁,牵着他的衣角喊哥哥。
她在他过生日的时候送了条藏獒,就抱着那只小狗牵着他的衣角。
后来那只狗长大了她抱不动了,她也已经不再牵着成吉思汗的衣角了。

后羿住他们小区的马路对面的小区。

_
成吉思汗和后羿走路喜欢一边一个挽着王昭君的胳膊,王昭君个子没长起来的时候他们可以用尚不强壮的胳膊把她提起来,王昭君“咯咯”的笑,笑的雪白脸蛋红扑扑的。
这样走在大街上他们莫名有种幸福和炫耀的感觉。
我妹妹的脸像苹果。他们作文都这么写。

_
那时他们都上了初中。
成吉思汗和后羿刚学完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
他们的学校同王昭君的学校是一个路线,比王昭君的学校更远些。王昭君放了学就等在校门口的书店里,他们接上她,骑着自行车从那条坑坑洼洼打满补丁能把支车棍颠下来的路回去,成吉思汗上学时寄养在甄姬的宠物店的藏獒跟在他们旁边小跑。
王昭君一般坐成吉思汗的车,后羿的变速自行车没有后座。有时候他们也换着骑。支车棍掉下来就让坐在后面的王昭君踢起来:“嫱儿,踢下支车棍。”
后来成了“支车棍”和“棍儿”的默契。

彼时的成吉思汗一手牵着狗,一手臂上落了后羿的鸟,跨着自行车扭头得意洋洋的问王昭君:“看,这就是左牵黄右擎苍,帅不帅?”
后羿把自己的鸟抢了回来,学着成吉思汗摆出左牵黄右擎苍的姿势。
王昭君一脸惨不忍睹的拉着她的闺蜜加快脚步。
“嫱儿等等我们!”

成吉思汗和后羿第一次跟别人打架是为了王昭君。
有小混混拦她,吹着口哨抽着烟不怀好意智障似的“嘿嘿嘿”笑围过来的那种,被正好过来的两个人看见,力拔山河气盖世的怒喝一声冲了上去,那时他们或许有了点大人的感觉,混混们发了那么一下怔,他们瞅准机会推开王昭君让她快跑自己气势汹汹地迎上去。
烟头被踩灭在混乱和愤怒中,那是少年们的眼中第一次露出稚嫩的凶狠。
后来王昭君又心疼又气地给他们上药,白净好看的手小心翼翼地捏着棉签沾在伤口,成吉思汗故作无谓,大笑着暗抽冷气,旁边后羿趴在床上疼的直哼哼。

_
后羿是成吉思汗从幼儿园开始发展纯洁革命友谊的好基友,一起开黑一起走下路一起坑队友啊不被队友坑。
一般是其中一个人扛伤害另一个收人头。
上幼儿园时后羿刚从外地搬过来,嘟囔着一口方言,腼腆又礼貌,那时的他比现在黑多了,所有人都觉得他长大后变得白了些是个奇迹,喔还有少白头和青光眼——当然后羿坚持自己的眼睛只是非常有神这个原因。
成吉思汗意味深长地拍他的肩:“即使你眼睛放光也不是凹凸曼。”
彼时正是凹凸曼盛行的时期,韩跳跳还把张良借给他的一本凹凸曼的漫画弄丢了,虽然赔了他一本但张良从此对于借书这个事情多了无限的不情愿和担忧。当然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事,就是奇怪为什么后来张良明明很大方跟他借书却很小气。或许后来张良也忘了是为什么。
后羿与大家不是太熟,也不去主动交朋友,除了热情的想要收个小弟的成吉思汗。
最后他也没有一个小弟。
倒是和后羿共享了一个妹妹。

_
两个大大咧咧的糙汉子会在给妹妹买生日礼物的时候犹豫的像个有选择恐惧症的双鱼。
“这个?”
“她不喜欢这个色。这个?”
“这个有点怪。”
“这个?”
“这个?”
店家觉得给女朋友买东西都没这么烦。

_
成吉思汗是爱狗人士,空间里狗和他和狗的照片占了大多数。后羿去他家经常翻一翻相册唏嘘当年骨骼清奇英俊瘦削的小狗崽子如今长成一个肉球——“不,他只是毛长长了。”
成吉思汗称呼他的狗从来都是用“他”,然而王昭君到现在都不清楚那条狗到底是公是母。她曾经问过后羿,后羿表示他没亲眼确认过,王昭君说那你去看看啊,后羿沉默半晌说:“我觉得这不大礼貌。”

王昭君是个很懂事很乖巧很聪明的女孩子,从小到长大。刘邦看着被她还是个软软糯糯的团子时就一直跟着叫哥哥的成吉思汗和后羿想起他们没能带坏她也是颇觉不可思议。
也只有这两个家伙能一直一直在王昭君面前肆无忌惮地 打情骂俏 打打闹闹吵架拌嘴互相揭短一起犯傻不会有什么顾忌。
这是哥哥的特权。

_
后来王昭君回了老家上学,放学结伴回家的只有成吉思汗和后羿了。
后羿趴在车把上吸着可乐问:“嫱儿会想我们吗?”
成吉思汗一手撸狗一边理所当然地说:“会啊。”
后羿把杯子吸得“咕噜”直响,后脑勺的阳光晒得他头晕。
烈日正浓,他们青春年少正得意。

他们与王昭君在休息时打电话,用的是能砸开核桃的那个牌子的手机,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想把所有的事都一股脑跟她说完似的,王昭君听着他们混在一起的声音想象对面抢着手机谁也不让谁的样子,“噗嗤”笑出来。
然后两个人安静了,继续好好说话。

王昭君的闺蜜无意中说起王昭君有了新的男朋友的事。
两个人之前听传言说王昭君和韩信谈恋爱,怎么过了一段时间又传她和李白在一起了,后羿在除夕那天去给成吉思汗送温暖,两个大老爷们关上门凑在一起讨论事情的真实性。
“嫱儿怎么可能看上那个小白脸???”
两个大黑脸即使不信也觉得很伤心很伤心。

他们总觉得自己的妹妹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属于别人了的感觉很差劲,他们一直当宝贝当仙女比所有明星都漂亮恨不得给她摘星星摘月亮的妹妹会属于另一个男人,以后他们不能宠了他们还不知道那个男人会不会对她很好很好会不会变心。
真的很不爽。

_
过年王昭君是回来过的,一直待到正月十六再走。
她去走亲戚走同学走同事,忙忙碌碌拖到人们上班才清闲下来。
身上的少女的青涩渐渐消褪,时光像中了姜子牙的大,一不注意就被削掉一大截。
她离开这个城市有几年了?她没见到成吉思汗和后羿多长时间了?
前年还是大前年的国庆——记不清了,两个人跑过来看她,还带着狗。他们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后羿估计晕车,听说在路上觉也没睡好,脸色很差,王昭君当时竟然没看出来。
她已经不大记得记忆中的两个人的模样了。
后来成吉思汗和后羿一起买了辆车,跑去看她也方便了不少,后羿的晕车也好了不少。

十五那天有人在空间里说有个广场的九曲不要门票,王昭君记得那儿不远,凑凑热闹也好,吃完晚饭后一个人打车过去。

离开场还差一段时间,对面小区里点起两堆旺火,王昭君走过去烤火。
天冷,等待的人们都挤在这儿,她站在外围无可奈何。
“烤一烤,新年旺。”王昭君回头,看见并肩伸出双手烤火的两个人。
成吉思汗脚边徘徊着一条藏獒,她记得几年前的时候他在空间里发了条“他走了”的说说就不再发照片了。
“嫱儿啊,今年回来过年了?”成吉思汗冲她招手,“过来这儿,人少。”
后羿白了,成吉思汗黑了。
王昭君原本想站在成吉思汗旁边,看到那条狗想起来它已经不是以前那条了,多走了两步站到后羿身边。
“它不随便咬人的。”成吉思汗笑道。
后羿依然穿的很少,远远看去就是那种冬天光膀子锻炼的老大爷。
他们烤了会儿火,王昭君的手依然觉得凉,倒是脸烫的慌,就跟其他人一样转过身烤后背。
烤旺火现在就是个形式,看时间差不多了他们一起去走九曲。
九曲也是个祈福的形式,其中是不许半途而废的,寓意不好。
人流艰难地往前挪,为了避免被分开三个人挽着胳膊一起往前挪,王昭君记得他们以前就是这样。成吉思汗到底没有带狗,他把狗留车里了。
在这种地方带狗会被赶出来吧!
走着走着成吉思汗消失不见,后羿无奈地嘲讽:“新的一年依然在智障着呢,狗奴。”
王昭君掩嘴轻笑。
依次摸过八个小柱子和一个大柱子——摸得越高新年福越多,他们随着人流出去,等成吉思汗出来。外面踩高跷的刚打开场子。
后羿小时候,比成吉思汗矮比王昭君矮的时候,想过学踩高跷,大人不让他学。但是后来他比两个人都高了。
成吉思汗的蓝棉袄在一片黑色中挺显眼,他们看着他小跑过来。
后羿正跟王昭君数落成吉思汗过年喝多了酒嗓子难受。
成吉思汗问:“嫱儿,明年过年回来不?”
后羿“嘿”了一声,“明年的事谁知道呢?”
end.

这儿斋不言。又毁了一篇文。
成吉思汗和后羿是好基友关系,他们和王昭君把彼此看做兄妹。
其实过年闲着的那几天想去成吉思汗陵或昭君墓看看。看了下票价怂了´_>`
继续滚去练文笔。

评论(1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