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forever

今天是周末

我来自膜法学校

主cp邦信邦,副张良x书
刘邦校医,韩信cp学生,年龄差小于等于五岁。韩信未成年。
ooc注意

以下正文:

“我想学膜法。”

1.
韩信鼻青脸肿地坐在医务室床上。
刘邦笑眯眯地坐在床边凳子上。
韩信用街头小霸王的气势瞪他。
刘邦用街头大流氓的气势笑回去。
韩信扛不住率先开口:“刘校医……”
“想求我不要把你这事儿抖出去?可是你的同学已经告诉你的班主任了。”刘邦看着一脸茫然的韩信,露出“真是相亲相爱的同学关系”的表情。
——刘邦击败韩信。

韩信一脸颓地顶着魔法药水的气味回班,被候在门口的老班逮住拉去办公室做教育工作。
韩信站在那有一搭没一搭的点头应声,心里胡七八糟乱想。
想刘邦给他上药时脸挨他极近,想刘邦眼睫闪动时不时蹭到他的脸,想刘邦戏谑地对他笑时意味深长的眼神。
总结:这个校医很俊很年轻。
“韩信?”老班看着他放空的眼神。
“在!”
“写检讨去吧。”说着她扭头用魔杖指挥卷子教案分类摆放,韩信回过神道了声“老师再见”推门出去。
然后坐在教室里握着笔看着只写了“检讨”两个字还剩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字的稿纸发呆。

2.
韩信百无聊赖地靠在窗边,楼下空地上各种魔法的光芒闪耀——都是无污染无公害的绿色魔法。
每个人手中作为施展魔法媒介的法器各不相同,韩信的是把长枪。但在学校里个人法器是不允许使用的,必须统一使用经过加工开光的桃木棍。
他记得看到医务室墙上挂着一把剑,应该是刘邦的法器。韩信想象刘邦拿着剑的样子。
挺帅的。
没他帅。
“阿信,下去玩啊!昭君老师和甄姬老师带头打水仗!”
比刘邦帅的韩信立刻忘了刘校医扔下写了两个字的笔和还差18888字的纸冲下面喊:“等等我,马上到!”
刘邦正好从楼下路过,抬头看他一眼。大男孩脸上的淤青没完全消掉,呲牙咧嘴的笑起来蛮搞笑。
这么快又活蹦乱跳了,看来抄检讨是不能让他安静下来的呢。

信哥的俊颜永恒。
韩信的脸很快又俊了回来,整个人精神焕发活力四射似乎一蹦就能跳到太阳上。
但他那张俊脸还是要面对检讨。

“韩信,你又调皮了。”
刘邦一边给他胳膊的伤口擦酒精,一边揉揉他的头发,韩信防备又疏离地甩头,完然后尴尬的坐在那儿,刘邦把他杂乱的马尾捋直了。
“谢谢刘校医。”
“不谢,”刘邦笑的眼睛几乎要闭上,“说吧,到底为什么打架,你不是无缘无故打架闹事的熊孩子。”
老狐狸……韩信避开他的问题:“是他们先挑的头。”
“好呀,还是打群架,你一个人打他们几个?”
韩信把数报的小了些:“三个……”碧绿的眼眸心虚地闪烁。
“以后打架不要一个人,被群殴太吃亏。”韩信瞪他,刘邦又笑道:“能群殴,何必单挑呢?”
“……原来你是这样的校医。”
“我是个好人。”
嗯,很好很好的好人。

“刘校医再见。”刘邦挥手目送韩信踩着上课铃离开。
他一脚蹬在书桌上,椅子带着他向后退。
刘邦瘫住不动了,维持十五度抬头,忧伤的望天……花板。

洁白的房顶落了只蚊子,破坏了那抹静谧的无暇。
就像韩信一样。

刘邦往天花板上扔了个闪光魔法赶跑了那只飞虫。他想抽烟。但是他不能。在实验室抽烟不小心引燃某种药剂的事他不是没干过。

3.
韩信打群架的时候——或者说被群殴的时候,就有人来医务室找他准备伤药。
“那个人说阿信没爹生没娘养——阿信最不喜欢听这个,一点准炸,那人又故意挑难听的说,然后阿信就和他们打在一起了,李白他们在拉架。”
来者是诸葛亮,一个有位移的法师。
李白会拉架?李白掺一脚才是正常的。最少也得掺一根指头。
刘邦仿佛毫不担心,双手搭成桥叠在下颌,漂亮的脑袋舒舒服服往那儿一搁。他身上的烟味还没散,诸葛亮站在门口隐约闻到男厕所里混着消毒水的味道。
“谢谢了,诸葛同学。”
诸葛亮扇着扇子走了。
诸葛同学一向觉得那些熊孩子会把智商低传染给他,但每次到这种时候倒挺积极。
真是相亲相爱的同学关系。

韩信是孤儿。他跟韩信的班主任了解过韩信从小到大的经历,家庭状况心理状况身体状况早恋状况,年轻的班主任吐槽说查户口都不比他问的多。
刘邦笑笑:“也是关心学生嘛,毕竟他来医务室的次数实在是有点多了。”
韩信的班主任哀愁地叹口气。

韩信出生的时候父亲就不在了,十岁的时候母亲过世,当时还在上学的他被二十岁的张良收养,两个人以兄弟相称相依为命一起生活。
韩信很骄傲很要强,受委屈了被欺负了都不说,他也最听不得别人拿他的父母说事。
因为工作原因张良不能分太多时间和精力去照顾韩信,所以是个韩信很早自立的懂事孩子。
刘邦听着听着,想起那个张牙舞爪乖戾又自恋的小孩儿,会很凶狠地扑上去向嘲笑他侮辱他的人露出爪牙,即使让自己遍体鳞伤也要让对方记住管不住自己舌头的后果。
原来那副躯壳下是这样的灵魂。
他还不够了解他呢,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足够他把他尚还稚嫩的铠甲一点一点扒开,剖析。

4.
魔法师的身体素质也很重要,毕竟要全面均衡健康积极的发展。
内蒙的魔法素有“马背上的魔法”“来自大草原的魔法”之称,纯天然绿色无污染。
他们的考试科目也多出了诸如——骑马施魔法让马在不受伤害的情况下跑的快;摔跤时用魔法强化身体增大力气耐力等;用魔法弯弓射大雕可以使射程更远而不让他们的猎物四分五裂或者血肉模糊什么的本土项目。
而像韩信这种在训练中浪到飞起作死无极限的简直成了医务室常客。
刘邦揪住韩信的俊脸随意揉捏成各种形状:“年轻人,要爱护自己的身体,不要仗着年轻不当回事,到后来都是病呀痛呀的。”
韩信忍着脸疼“嗯嗯”的应下,心里想刘邦明明比他大不了多少。

韩信不是喜欢作的人。
韩信除了打架斗殴,其实是个挺沉稳的孩子,所有老师都这么说,学习上进认真。
刘邦知道韩信是想比别人更强一点,到时候让那些嘲笑他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于是刘邦校医决定给他开个小灶。
毕竟自己医务室里的药不是源源不绝的。
熟稔后刘邦可以毫无心理压力地把韩信叫到实验室当帮手,并美名其曰:“我是在教你辨识最基本的魔药,你这科一直不大好,同时以这样的方式来锻炼你的动手能力,以后受伤时我不在你可以自己处理。”
韩信也乐得和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人多一些共处的时间,欣然接受了刘校医的“好意”。

刘邦和韩信闲聊时突然在严肃的实验室中用一点也不严肃的语气和神情问他打不打算在上学时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韩信想了想说这算早恋吧。
“管他早恋不早恋,”刘邦扔了个橘子,正中韩信额头,“想谈就谈啊。”
韩信把软乎乎的橘子捂在掌心,上面还带着刘邦的体温。
“可是我不想谈。”
刘邦“嘿”地笑了,放下气味刺鼻的药水凑过去又揪又撩地拨弄两下韩信的额发。
“最近要测试五级魔法了,下课过来我给你开小灶。”
然后他收到了一个来自韩信的微妙的眼神。韩信把自己的头发解救出来。还好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刘邦。

5.
舍友李白把独自下楼晨练调侃为“遛狗。”
韩信早晨骑着魔杖直接从宿舍窗户飞出来,这些臭小子们都喜欢这么玩,一是为了偷懒,二是为了耍帅。他们飞在空中的时候还能欣赏下面正往女生宿舍走的漂亮青春美好的女孩子们。
韩信潇洒地在学校广场落地,把魔杖一收,整整被风吹得翻起的校服领子抬脚要走。
还未走出去就撞到一个人。
熟悉的魔法药剂的气味撞进韩信清晨敏感的鼻孔,大脑在一瞬间下了判断。
刘邦一手还夹着刚点燃的烟,诧异地问:“你起这么早?”
韩信没想到出门锻炼撞个人还能撞到刘邦,在和刘邦对脸懵逼之下脱口而出李白那该死的调侃:“遛狗。”
“你竟然养狗,”刘邦瞅瞅他身边空无一狗,“狗呢?”
“是李白养的,今天我替他遛狗,没看住就跑了,我去找它,刘校医再见。”
韩信含混几句,借口找狗跑走了。刘邦掐了烟暗笑他的冒失,又觉得韩信最近不大对劲。
他想找韩信聊一聊,但他们的时间总是巧妙的错开。

刘邦回去在微信里顺口问了李白一句:“你养狗?怎么通过宿舍门口的魔法检测弄进宿舍里的?”有这个特权的只有庄周成吉思汗那种拥有魔宠的人。
李白:白人问号。

那时的韩信已经意识到自己对刘邦的感情发生了变化。
他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他竟然爱慕上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还是和他朝夕共处的校医。
他这才发现,他和刘邦待在一起的时间甚至超过了张良。
张良现在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忙碌了,但他们之间相差十年的代沟还是有的,韩信已经独自生活,张良也该有自己的家室了。
这样想着韩信的遗憾和伤感倒不是太大,他从小就对张良抱有愧疚,认为是自己拖累了他,早点分开对两个人都好。
后来了解到张良誓要和他的书籍研究们共生死,韩信那一点愧疚霎时间烟消云散并为很傻很天真的自己点个蜡。

韩信手足无措地接受这个事实,并且随着对刘邦的感情日益增加,他不能再装作以前那样毫无芥蒂地和刘邦接近。

韩信梦见刘邦送他的戒指上的钻黏到手上,戒指取下来钻就都掉下去了,吓得他没来得及捞就醒过来。
他看了看空着的手。
他这是痴心妄想走火入魔。
不做无法实现的梦。韩信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告诫自己。
他不该贪婪不应属于他的东西。刘邦的人,刘邦的爱。
他翻遍了典籍都找不到能解决问题的魔法。有一种遗忘咒,是用文言文读出来的,但是韩信拒绝忘掉刘邦,他觉得刘邦会伤心的。
看,到这时候他还惦记着刘邦的感受。

6.
天气变冷后韩信就放弃了更加方便快捷的在天上飞的交通方式,转而和普通人一起挤公交。
等公交时韩信掏出耳机想要戴上,不出所料地看到缠成一团的耳机线。
他试图解开它,然而寒冷的空气催促他的手越来越快,反而缠得更乱了,又因为在普通人面前不能使用魔法的规定而苦恼。
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拿走线团子。
韩信看着刘邦好看的冻得发红的手轻巧地解开韩信怎么也解决不了的耳机线递还给他。韩信希望他能把自己心里的团团乱麻也解开。

刘邦的恋爱经验明显比这张跟张良一起做single dog的白纸厚,他在想什么也能很快弄清楚,看着韩信看自己的眼神就明白了。
只是韩信开窍太晚,更不敢言说。

刘邦不是喜欢瞎等的人,果子熟了就该摘,再等熟透的果子就会掉在地上摔烂。

两个人在学校里人为地相遇——这是刘邦和李白一手策划的剧情。同时李白很善解人意地帮他们把周围清空顺便屏蔽了摄像头。
而刘邦这个更辣的老姜把隐藏着的魔法监控也屏蔽了。
“韩信,”刘邦叫住他,“你不打算和我说些什么吗?”
韩信停下脚步,回望着他。
“比如……你喜欢我吗?”
韩信仿佛被丢出去,置身于外面的冰天雪地,赤身裸体经受寒风冰雪侵袭,感受着冻入骨髓的绝望和支持他站立的渴望,刘邦是他远方的火种,而如今却近在眼前触手可及,只是他到底是被这火种温暖还是焚烧殆尽,全凭刘邦一句话。
他努力让自己的脸显得波澜不惊,声音不会颤抖不会太低太高,自己没有在怕没有在恐惧:“喜欢啊……很喜欢跟喜欢。”
“我现在不能答应你。”刘邦脸上写满严肃,然后大大喘了一口气。
“因为你还没成年。”
韩信翻个白眼:“这个梗不好笑。”
刘邦把他抱在怀里顺毛,韩信没有推开他说不要把他当小孩,而是顺势搂紧他想要汲取温暖。
“不是不想早恋吗?”
“是不想谈恋爱。”
“那为什么想和我谈恋爱了?”
“突然就想了。”
end.

这里斋不言。
这是个魔法学校的设定,设定全国各省各自治区都有魔法学校(听起来挺壮观),其实和普通的上学生活差不多……
原本想副cp写酒鱼,后来删了,以后有时间独立写吧。
灵感和一些设定来自一个超——可爱的妹子和我的聊天,还有些没用上的设定会在酒鱼里写出来。
在写的时候搜了魔法tag,看到一个大大写的中国魔法的文,桃木筷子做魔杖和里面的设定撞了就改了。后来的没看x。如果撞设定……就那样吧[葛优瘫]
(上面副cp张良x书纯属恶搞不要在意)
文笔渣所以在练。

评论(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