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forever

今天是周末

致挚爱

邦信。架空。
淘金者刘邦x幸运小天使韩信

以下正文:
Dear.
韩信

那是刘邦最难以回忆的日子,灰暗的沉重的痛苦的艰难的日子。
但是随着录像带渐渐走远,在昏黄只有灰白黑三色的世界里出现了明亮的红色,随后这抹红色照亮了他剩下的日子。即使他无法留下这抹红色。
拥有过的,就无法忍受失去。

1.
刘邦仰头灌了口酒,辛辣的液体直接冲进脆弱的食管,将他的喉咙灼的一阵发痛。
现在他需要麻木自己。
麻木这个坐在空无一人街头的自己。
他想起不知何时吃过的火锅,上面堆满了干辣椒,满到看见一眼便感觉充盈了辣意,以后的年月里他只靠回味那种辛辣的麻木来强行给自己无望的日子添一抹逐渐剥落的艳色。

“刘邦?”男人——很年轻的男人,和他的红发一样张扬,走近他。
耀眼的色泽瞬间让刘邦死死气沉沉的心动起来,他绝望停滞的大脑开始试图运转,干涩的摩擦产生直击灵魂的声音。
他又想起刚才回味的火锅了,不同的是,眼前的男人带来的是愉悦,是干涸中源源不断的清泉,流通了他的所有脉络。
谁不比他刘邦活的快活?
现在他比这些人更快活!
“你,你叫什么?”他攥住那人的手,紧紧的,男人后退一步,明显差点甩开他,但是刘邦干净的双手让他不至于伤害到这个看上去落魄可怜而脆弱的人。
刘邦眼中倒映他的影子燃烧着火焰,就像燃起了希望。
“韩信,我叫韩信。”

刘邦是个落魄的淘金者。
他这样的人在这里并不少见,或者说曾经很常见,现在因为这里的金矿日渐枯竭,大多数同行都离开了这里。
“以前这里遍地都是金子。”刘邦嘴开的不大,唯恐风裹挟着沙子冲进嘴里。
在烈日曝晒下最表层的沙砾都变得滚烫,散发着比金子颜色略浅的光泽。干枯死亡的树横尸在荒原上日夜风化。
“喔——”韩信似懂非懂的点头。
“……也遍地都是跟我一样的人。”他手指向远处的城镇,粗糙搭建的房屋和街角堆积散乱的生活用品和垃圾,韩信看到一个灰扑扑的几乎被扯烂的胸罩。
“走吧,去喝口水,这儿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刘邦扯了扯头上的兜帽,“我挺喜欢她的,后来她跟他们一起走了。挺好的,没死在这儿。”
韩信侧头,刘邦不知道在说谁,这句话中有淡淡的遗憾和某种祝福的寄托。
或许是常年裹在密不透风的长袍中,洗干净后看得出刘邦没被这里的荒凉摧残的太严重,却平白多了几分超出这个年龄的成熟和沧桑。这是个爱护自己的人。韩信想。

韩信跟着刘邦进了酒吧,刘邦不去问韩信怎么来,从哪来,来干什么。
韩信太干净了,干净的根本不可能会来到这里,来到这种地方。
“只有极少数的人,幸运的宠儿,能真正挖到财富。”刘邦从落满土的吧台拿出一瓶酒,打开瓶盖冲红发男人示意,韩信闻了闻,尝了一口。
“还不错。”
刘邦笑笑,这个在年轻时跑过大草原,跑过冰川,跑过雪山的男人因为这一句而感到莫名的高兴。
“那当然,是我亲手酿的。”

2.
风刮了又停,停了又刮,到傍晚的时候才真正息止,两人便也停了喝酒。韩信任由刘邦给他穿上厚衣服,拉着走到荒漠中。
刘邦拢着他的肩,有点炫耀有点神秘的在他耳畔说道:“这里最值得一看的就是日出和日落。”说着放开手。
天边染上一层金光,铺陈在嶙峋起伏的沙丘上,渐渐镀一层血红,随后紫色蔓延上来,最后沉寂下来成深寂的蓝色的海。
而星光细密的斑驳其中,与地上反射月光的沙砾交相辉映。
刘邦和韩信站在一起,放肆的享受这个静谧又不甘寂寞的世界。

夜间的沙漠温度很低,韩信没待太久就同刘邦回去了。
刘邦收拾出一间干净屋子,韩信看着他满身灰尘的走出来,冲他招手。
“早点睡,明天带你看日出。”刘邦舔舔嘴唇,眯着眼笑。韩信想他为什么这么开心,第一次见到这人仿佛一具行尸走肉,脸上是无望的麻木和僵硬。
是因为见到他吗?
下午的酒劲还残存一点,韩信来不及细想就睡着了。

梦很短,他忘了发生什么,只勉强记住两句影影绰绰的对话。
“这样不会心疼吗?”
刘邦舔舔嘴唇,眼睛眯起来,似乎在笑:“心的话,早就碎了。”

天上刚透出那么一点光明的意思刘邦就把韩信从被窝里刨出来,韩信初来乍到,正是疲惫缺眠时,见他脱离被子这层防护,冷空气瞬间席卷过来,韩信打了个冷战,烦躁的挥手,被紫发男人一把抓住,绅士地在手背上烙下一个吻。韩信抬头撞进深邃平静带着戏谑笑意的紫色眼瞳,火气一下消的无影无踪。
再睡回去也不可能睡得着,韩信换上衣物跟他走出去。
他们站在天幕下,缩紧身子靠在一起御寒。

3.
这里的日子很无聊,韩信经常在无风的时候出去,漫无目的的四处乱转,顺手捡回来好看的石头或者动物骨头——这时这个初次见面张扬骄傲的年轻男人就显得天真可爱了许多。
有一次刘邦看见韩信捡回来的一根人的肋骨,默不作声地给他扔了。
韩信活动范围不大,不会跑到回不来的地方,刘邦就放任他撒野。
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他们像这里的动植物一样坚韧,顽强而充满生机地在恶劣环境中游刃有余。

韩信可能真的是刘邦的光,刘邦的希望。
他在一次外出时走丢了,刘邦在夜晚找到踉踉跄跄的人,看上去狼狈不堪,但是没有受伤,他没碰到饥饿游走的狼群或者大自然设下的陷阱,真是太幸运了。
韩信的头发灰扑扑的蒙了尘,刘邦瞅他的表情,似乎想把自己的头剃光了。不希望看到那抹红色暂时消失的刘邦任劳任怨地帮他洗头。
他的衣服里裹了盐湖干涸的泥巴,刘邦洗衣服时把那些脏东西洗下来,倒掉脏水的时候在盆中发现一点闪光的东西。
金子。
刘邦吧唧一口亲在旁边坐着小板凳一脸懵逼头发还湿哒哒滴水的韩信额头上,韩信蒙了一蒙,随即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红又烫。喔喔他没躲开!喔喔他脸红了!刘邦像个看世界杯的痴汉在心中激动的呐喊。
此刻韩信小天使的脸和他的发色很称。
两人在烛光下尴尬的沉默。
刘邦坐回去把泥巴一点点弄开,弄出里面的金沙。
他不知道韩信是怎么迷路到峡谷里发现盐湖并将上面的泥巴滚到身上并且安全的出来还被他碰到。
但是他有种预感——有什么会由此改变的预感。

第二天他跟着努力回忆的韩信找到那片盐湖。韩信的方向感不大好,或许他就是这么迷路到这里的。但总之,现在这些都不重要。
他发现了金矿。
刘邦的命运从此轰然改变。

4.
从此这个地方又沸腾起来,财富滚滚流入刘邦手中,他大可过纸醉金迷的生活,怀抱温香软玉,以前喜欢过的姑娘可以来一打。他可以穷尽一切奢侈。
但可怕的是他不在意了。
他的心早已破碎,要这些财富有什么用呢?他只剩一具行尸走肉,他忘不掉和韩信初次见面时的自己,落魄而看到光芒的自己。
他更在意的是韩信,他的光。他照亮了自己的人生。
只有和他在一起时,他才觉得自己是完整的,世界是美妙的。他想他是深爱着他的。
刘邦打了个寒战,这个已经可以被称呼大叔的糙男人人生第一次这么肉麻,还是对着一个男人。

“我爱你。挚爱着你,我会比爱自己更爱着你,”于是刘邦毫不犹豫地告白,“我希望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韩信也毫不犹豫地同意,已经没那么年轻的年轻人的脸晕染淡淡粉色。
刘邦觉得自己炸成天边的一朵烟花,全都盛开给韩信看。

5.
刘邦在清晨醒来。
身边空了。平整的床不留一丝温度,刘邦将手和脸贴在上面,妄图找出韩信残余的气味。

窗前的花瓶中插着尚有露水的鲜花,刘邦来不及嗅闻,跑出去。他的心咚咚的跳。他的预感总是很真。
“阿信。”
“阿信。”
“阿信。”
“阿信!”
“阿信!”
“……阿信!”
“阿信……”
刘邦以为韩信只是走丢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毕竟这不是第一次了,对吗?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找不到他,韩信好似人间蒸发。
就像他突兀的来,又突兀的去。

“你明明答应过我,永远留下。”

6.
在失去他的日子里他怨愤过上天为何要将这个造物送给他,又将其带走。
他日日夜夜都梦到那抹红色,沉沦其中。

7.
我失去了你,但是,我不会放弃寻找你。
我会遵守承诺,好好爱护自己,并且比爱自己更加爱你。
现在我停留在驿站,喝着烧酒。
我要继续出发了,下一站见。
亲爱的,我一定会找到你。
                                        Yours.
                                            刘邦

end.
开放式结局。
这里斋不言。这篇文,嗯,写瓢了[捂脸],于是又修改了一遍x。
是美国加州死亡谷给我的灵感,从衣服的泥巴里洗出金子是根据网上搜到的视频,感兴趣的可以找找看,从淘盘一点点把沙子筛出去,沉淀下来的是金沙x。
有什么错误请指出。
顺便感兴趣的话可以搜死亡谷tag,照片都很美!!!
求评论求评论[鞠躬]

接下来是膜法学校x在补哈利波特´_>`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