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

今天是周末


囤点诗画文和梗

[随笔]友人

崔修鹤
晏如美
应良罗

回到故乡,远远的便见故人迎来,拉着你道“好久不见”,你躬身一作揖:“美娘~”他一回礼:“鹤郎~”你们嘻嘻哈哈笑作一团,亲亲热热的往回了去。

昔日初见,你道:“可悄的小娘子呀!”
他道:“可俊的小郎君呀!”
各家师傅笑着拍拍你们的头,笑是无奈,指着绿衣衫的小娘子和褐衣衫的小郎君道:“错啦错啦,这个也是郎君。”
绿衣衫的唤做晏如美。
后来你们师傅时常见面,引着你们也亲密的很,你挽着美貌的小娘子,他挽着俊俏的小郎君,嘻嘻哈哈上街市去,人们皆称赞:“好美的小娘子,好俊的小郎君!”

长大几岁,你们各自师傅常派任务,天涯海角的奔波,见不到几次,情意却一如当年亲切。
又一次久别重逢,晏如美告诉你,他有了意中人。
你又惊又喜,忙追问,他掩嘴笑道:那人待他极好。
“你师傅可知?”
“知道啦,人也见过啦。”他笑,转又愁道,“师傅近来身体不大好,我此番出来是寻医生的……”

再几年,他的师傅病逝,有牵挂不下的小徒弟,走前托了你照顾,含笑而去。笑是无奈。

后来江湖事起,人人难以脱身,你亦不得已淌这浑水,难得闲暇时去看望他,已是大病在榻,他心慕的男人忙前忙后,原先会干的不会干的都颇利索,却是硬把一个孑然一身的江湖糙汉子变成这般模样。
他唤那人:“良罗,你且歇歇,这人怠慢得。”
你又气又笑,故作叹气:“病痛怎如此无情,却将娇美人折磨得憔悴。”
他笑着一拳打在你肩上,不痛不痒。

乱事了,你写信予他:意欲归乡,他回信道:好。
他已病愈,虽身子尚弱,又恢复了精神头,远远便应出来接你。
你们欢欢喜喜回去,你先见了师傅,问了好,说笑一顿,又依次见了熟人,寒暄几句。
最后随他去他们的小园,应良罗正准备饭菜,他沏茶叫你坐等,挽了袖子过去帮忙。

.

日日相伴柴米油盐酱醋茶,好像日子也就是那样。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