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

今天是周末


囤点诗画文和梗

随笔

书生常从街市走,会路过花楼,那里的花魁常凭着窗棂望着外面,他们有时目光交汇,花魁便望着他笑。
今日仍路过,书生中了榜。
突然头顶有什么淋漓下来,温热的,劈头盖脸浇他个尽,他当是什么汁水,胡乱抹了把脸,闻到血的腥味,头顶花魁的身子歪在窗口,软无生气,漂亮艳丽的头掉在旁的泥坑里,滚的灰头土脸。他张嘴却什么都喊不出来,血和着腥味呛进喉咙,仿若毒哑了他。淋在身上的东西突然变得滚烫起来。这个可怜人直勾勾盯着楼上的花魁,生生吓破了胆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