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

今天是周末


囤点诗画文和梗

随笔

写不好文,画不好画

.

韩信缩着头在楼道门口徘徊,他出来的急,门禁卡也没带。楼里住户不多,平日很难碰到,但是让他按门铃叫里面那人开门,那是不可能的。

呼了口冷气,看着团团白雾在空中弥散。四面八方的天都是蓝色,连云都没有的一干二净。天空故作疏离的清冷,而黑泥化个潭, 假装无孔不入的温情。无可救药,无人可救。

韩信为了刘邦改变的够多,刘邦却才意识到他希冀更多,韩信却年轻气盛,求不得好,自然不愿再平白付出,可又怎能指望刘邦屈尊纡贵,迁就别人。

“冻够没?”

韩信装聋作哑转身欲走,被拽住领子,原本捂的严严实实的地方骤然开了个缝,冷气前仆后继的往里灌,那只手还嫌自己不欠打,冰凉凉的塞进去,贴着脖子上的皮肤,捻着皮肉揉了揉。

“冻够没?”

韩信把那只手扯出来一摔:“你他妈想干啥?”

“怕你给冻着了,热脸贴冷屁股来了。”

“老子的臀不冷。”

刘邦用手背拍拍他的脸:“可不是,都冻红了。”

“……”

韩信打量几眼对方,人人穿着棉袄的天里这位只穿身单薄的家居服就下来,气的哼了声就拎着刘邦往楼道门口走,“开门,赶紧进去。”

刘邦从袖子里摸出门禁卡:“不继续思考人生了?”

韩信摁着那只手带着门禁卡按在读卡机上,“滴”一声,刘邦拉开门,韩信推他赶紧回去。

一出电梯刘邦就掏钥匙开门 ,装模作样的弯腰:“欢迎回家。”

韩信不理会,大步走到卧室抱个毯子扔给刘邦:“下回多穿点再出来,别生病了我还得搭上自己照顾你。”

刘邦抱着毯子窝在沙发上看他马不停蹄,玄关换完拖鞋跑去厨房烧水,这几分钟的时间里找了个干净玻璃杯,撕开一袋速溶奶茶粉,倒水冲好后端到客厅茶几上。

“我不要决明子。”第一次在奶茶粉里喝到决明子那会儿刘邦还懵逼这奶茶粉是不是有问题。

“不行,奶茶粉是张良送的,我也不喝,你解决。”

“我开始后悔把你追回来了。”

“下次张良再追一遍就齐活了。”

“……”

韩信给自己端来一杯豆奶粉,坐在茶几对面的小板凳上,两条长腿随意伸开。

刘邦嘟囔:“我可不想再追一次了。”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