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forever

今天是周末

[随笔]冰吧凉


刘邦喜欢韩信的手。
那手夹着烟啊,黑暗中星点的火光,印着一小块年轻的脸庞。

.
刘邦自持是个好男人,风华正茂,在走廊里抽根烟对面女生楼都有妹子冲他笑。
“是老男人罢。”
刘邦正欲顶上几句,掐了烟,扭头正与旁来的视线对上。
年轻人靠着窗台,也拿着烟。
韩信露齿一笑。分明是瞧了许久的样儿。
高马尾往脑袋上一扎,张扬又欠揍,嘴一张露出两颗虎牙来,到底是年轻人,还带了那么点稚气,凶的。
刘邦手一抖,险些甩了烟。
“学长好,我大一的。”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谁管你大一大二,名都不报。
“好……”
所以呢?他这是叫个学弟给唬住了?
回去萧何勾肩搭背问他:“那学弟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刘邦叼着烟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去你的,老子没意思。一个小娃子。”
“哦、哦。”
萧何嘿嘿笑着爬回自己床上,刘邦瞅见他在微信群里不知说啥,对面的话一条接一条的涌出。

后来韩信和他们宿舍混熟了,大夏天穿着大裤衩子蹭进来,原先还带点水果零嘴儿啥的,后来干脆空手来。
刘邦笑:“今儿又来打卡了?”
“有工资?”
张良抬头对他点个头,萧何指指桌上洗好的水果:“学妹送来的,随便吃。”韩信就笑着拎起一个,刘邦不明意味的哼哼两声,韩信递到他跟前:“学长来一个?”
刘邦又推开:“这你工资。”韩信走了之后萧何笑他无聊。

听说韩信假期去亲戚家撸猫撸的挺爽,还拍了一堆猫片。
照片上挺小一团,韩信比划着说其实挺大的,老猫啦。
刘邦说那也不如我们宿舍的好看。
韩信来了劲:“学长你们宿舍还养猫?我咋没见过?长啥样啊?”
“张良前几天抱回来的,”刘邦从手机相册翻出来,胖乎乎的扁脸猫,韩信咋着舌说“好咸鱼”。
“不好看。”
再然后刘邦就忘了他们说些什么,只记得那时看着韩信有点像猫。
看起来心思好摸,又不好摸,也不说到底图个什么。在外面可凶的打架可精明的算计,回来一个劲装傻充愣。
他干那些事刘邦不可能不知道,韩信也清楚,没人提就掖过去了。反正刘邦自己也不是好货。

韩信的手骨节分明,修长,好看。
刘邦路过,看见他在楼梯角落里抽烟。
那双手虚虚拢住火光,昏沉中亮起一个小点。左手拿起烟递到嘴边,刘邦眼里就只剩那只手,及半明半灭中的部分脸庞。
哪像他认识那个小孩了,一点都不像。
刘邦唤了声。“学长?!”韩信忙乱的掐了烟头,转过身又束手束脚待在原地,是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惊慌些什么。
刘邦就想起许久许久以前,偷偷玩手机在黑暗昼亮间的惊惶,可怕又可笑。
他走上去,攥住藏烟的那只手,连着烟一起藏进自己略大的手掌。摸着冰巴凉。

其他人不在时两人一起窝在宿舍里,一个敲电脑,一个刷手机,背对背。
韩信敲着敲着,转身没头没脑的问:“学长,你孤独不?”
刘邦头也不回:“屁话,我们这辈人不谈孤独。”又抓抓头发。
“……谁知道呢。”

韩信正是张扬的年轻,远比其他人露更多锋芒。不过刘邦挺喜欢这样。
那天韩信考试,萧何和他一起坐在公园凳子上抽烟,来往的都是年轻人,而他们像两条咸鱼。
“刘邦,韩信他还年轻。”
“嗯。”
“别祸害了人家。”
刘邦失笑:“他又不傻。”说着吐了个烟圈。
“精着呢。”
“他还在长大,不是么?”

刘邦那天抽烟,韩信说少抽点,“你还好意思说我。对了,见过刘备女票没?”
韩信摇头:“长啥样?”
刘邦掏出手机给他看。
韩信“哦”了一声恍然:“是不是之前你抽烟,对面女生楼跟你笑的学姐?”
“小子记性不赖。”
“可不是。”
“那是极好的。”韩信再笑笑,刘邦看见那两颗虎牙,白的扎眼。
刘邦拿烟的手冷的发疼。
“过几天聚个餐,记得去啊。”
“必须的。”

他们第一个吻是在醉酒后,想想就觉得可笑。
尼古丁和酒精以及一堆乱七八糟的味道混合在口腔,要是平常他们是连嘴都不愿张的,但他们都醉了,醉的七荤八素,于是就着那股味吻了上去。
韩信把他嘴角咬出血,他舔干净了,两人又继续。
黑暗中两人手中都夹着烟,他们在角落里接吻,平静、安稳,亦心潮澎湃。
像个临时的安全港。

萧何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别睡着了,困了我叫车给你送回去?”
“没……嗯。”
握住杯子的手冰拔凉。
萧何瞅瞅张良,那人没喝酒,教他看顾着,把杯子从刘邦手里拿出来,自己扶着刘邦去外面招车。
“对了……让韩信早点回……”
“他早回了。”
“……哦。”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