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forever

今天是周末

涩会

邦信邦
文笔渣逻辑差可能ooc
退圈文算是)

“你就是韩信?”领头的男生站在他面前,地上歪七倒八的躺了一片,周围挂彩的alpha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只有刘邦顶着一张装模作样的小白脸人畜无害的笑。
韩信轻蔑的瞥他一眼,擦干嘴角的血迹。
“只敢群殴的家伙,不过如此。”
“能群殴何必单挑呢?”刘邦挑起韩信的下巴,见韩信退后一步甩开,面不改色的笑弯了眼睛。这是他给韩信上的第一节课。
“嘁。”韩信掰掰指节活动脖颈肩膀,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玻璃碎片般锐利的目光无视刘邦在几个人身上巡视。
“我觉着我没得罪过你们……”
“你名声这么大,我们老大想见识见识你的实……”刘邦把那个多嘴的小弟扯着颈子掼到墙上,举手投足间好似轻描淡写。男生就那么靠着墙烂泥似的滑下去,捂着肚子缩成一只虾瘫在墙角。
“为了这种无聊的理由让我动手……”韩信稍微站直,嘴角牵出个痞笑,“你以为能就这么了了?”
刘邦摊手,理所当然道:“我是想问你做不做我小弟,顺带试试你的身手。”他随意瞟一眼,立刻有识眼色的踹了一脚地上缩成一团的男生:“这傻逼脑子有坑,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
“……”
“他有坑那你脑子有泡?”韩信双手抱胸,从兜里掏出眼镜戴上,“还是说少了点什么?”他蛮信诸葛老师那句“智商太低会传染”。
刘邦扶扶镜框,人畜无害的笑着一拳打向他的肚子,韩信抬手挡住,甩甩发麻的手腕从旁边住户的窗台上拿起给他哥张良买的奶油蛋糕。
“没什么事儿我就走了。”
“你以为就这么完了?”刘邦的小弟们堵在巷口,个个掰着拳头扭着脖子。
“我说了我想收你当小弟。”
韩信在他们这一片的社会势力中很出名,能打脑子好,是个硬骨头,见谁都不卑不亢有根筋挺着,谁都收不了他。人称“韩重言”——由此可见其重信重诺。
当时刘邦本来对他没多大兴趣,他的左膀右臂之一萧何却对这人极力推崇,于是他为了应付意思意思试探两下韩信。不过现在他感兴趣了,对这张漂亮的脸,嗯,性格也不错,合他胃口。
虽然他是alpha……不过也没关系,追到再说。

“哥,我回来了。”韩信把门上钥匙拔下来揣回兜里,张良在厨房里忙活,闻言背对着他点点头:“洗手准备碗筷等着吃饭。”
“嗯。”韩信路过沙发顺手把蛋糕放在沙发扶手上,张良回头看了眼,“给谁买的?呦,还有水果。”
“你不是说今天你生日么。”
“啊,忘了。”
韩信把外衣和裤子扔进洗衣机,“哥你有要洗的衣服没。”
“没。”
张良把菜盘子端到桌上,瓷器与实木桌面碰出“咯噔”的声音:“听说你见着刘邦了?”菜香盖过了房间里漫着的淡淡的苦荞茶和龙井混杂纠缠的香味。张良的信息素是苦荞茶味儿,而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韩信是湿润的泥土和青草混合的味道。
张良从不遮掩后颈腺体上的齿痕,每个月有那么几天会不在家。
“应该是今天下午拦我那个紫头发?”
“嗯。”
“上来就动手,打完了要收我当小弟,”洗衣机开始嗡嗡响,韩信提高音量,“他这脑回路是怎么当上老大的。”他记得刘邦的势力还挺出名,算是地方一霸。
联合韩信回来前刘邦发的短信“一定要把这韩信弄到咱们这儿!!!肥水不流外人田!”张良猜出个大概,无奈的笑笑:“他当上老大自然是有点能力,不过脱不了流氓气罢了。”
“义气还是讲的。”
“懂得见好就收。”
“有些地方挺灵活。”
“识时务……”
“挺听他的狗头军师和龟丞相的话。”
张良噼里啪啦列了一大堆刘邦的好,其间恰到好处的补充几个无伤大雅的毛病,使得他的语言更具有说服力。
“……”
“哥你?”
“我是刘老三的狗头军师。”
韩信懵逼脸与张良冷漠脸对视。他总是有点怕这个omegle堂兄。他隐隐知道张良也混社会,但张良不说他也没问过查过。当然他也好奇过张良的alpha是谁。
“你要来的话我罩你方便点。”张良手一摊。你太浪了得把你圈到身边收住。
“……我再考虑考虑。”

刘邦的死飞今天早上坏了,原本打算和一水狐朋狗友出去兜风,一下子计划泡汤,无可奈何提着车找附近街角的老大爷修,大爷随手从身后拎出和小马扎,“时间挺长,你等着吧。”
刘邦坐不住,在街上瞎溜溜——这片儿也是他管的,就是不怎么熟悉。
路过一家洗剪吹,门口两个小孩摔卡片,旁边台阶上坐着个坐姿豪放的半袖长裤平胸扎马尾的红发女性低头玩手机。小圆卡片滴溜溜滚到刘邦脚边,他抬眼看看,正和那女生对上。哦呦我错了。
“呦,韩信?”刘邦把双手插裤兜里,韩信摘了耳机关掉屏幕,不接话,点下头算是打招呼,站起身子接过刘邦捡起来的卡片扔给小孩。
“我哥是你们的人?”
“对啊……”刘邦纳闷他的开场,配上对方不善的表情更觉得摸不着头脑。显得他把张良拐过去似的。
“那你还缺小弟不?”韩信这话说的坦坦荡荡,内里却是带些膈应。
刘邦的龟丞相萧何追到他们班找他,次数多了同学都以为萧何这个alpha在追他。看在他是良哥的(男)朋友的份上才没打他个狗吃shi——这莫名熟悉的龙井不就是标记良哥的那味儿吗。良哥你狗链呢麻烦把这货牵回去。
“缺!缺缺缺!!!”刘邦上前握紧韩信的双手,“你做我的大将军!”
韩信一惊,险些直接甩开他老大的手:wtf???

“对了,”刘邦转转眼珠,“我们在一个学校,上学还顺路,以后我们一起走怎么样?”
韩·好学生·信瞥他一眼,嘴角嘲讽的翘翘:“跟你走我是不是得每天迟到早退?”
“……”韩信是出了名的好学生,遵纪守法诚实守信自律自强……,每天早早到校准备功课,不到放学一刻绝不离校。
刘邦不得不开始考虑忍痛改掉陋习。

嗯打算退圈了
还会回来看看的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