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言鸟forever

今天是周末

爱人

小刀
德古拉伯爵邦口吻
to教廷特使信

你有这种魔力——杀死我,再杀死你自己。

*
或许你厌弃我的爱意,我的爱语,我对你一切的奉献和付出。但是我依旧双手奉上,对你滔滔不绝的赞美。
我说:“谁也不知道你的美德,是那样的慈悲,至高无上。”
你笑着摇头,眉眼里却又充盈着教廷特使的高傲。我忍不住倾身与你亲吻。
我恨不得昭告天下,我的爱人是多么的,多么的,让人沉醉。但我不能——世人拒绝接受,他们会大叫着:“吸血鬼与教廷特使怎能相爱!”而挥舞所有可以挥舞的武器前来讨伐我们。
我便将这样的爱慕珍藏,酝酿出沸腾的永恒的血浆。我将这一捧热血埋进胸腔,从此身怀芳香。
然而,有一条恒古不变的真理——
爱情的时候有多甜,死亡的时候就有多么清苦。

*
我喜欢你放声大笑,像灿烈的阳光,透过乌云的边缘。
我喜欢你所爱的酒,你所爱的诗歌。
我拿着泛黄的纸页,在昏黄的午后为你深情朗诵。然后在烛光下给你倒一杯红酒,给我倒一杯鲜血。
那是来自我的爱人的,鲜血。
.
在无声的夜里,我赤裸上身,伏在桌案,用笔淌出了解的想象的关于你的一切。你躺在床上酣睡,我偷窥你的睡颜,比你偷窥我的肉体还要紧张。
.
我时常同你梦中的巫女妖魔争斗,于是常留下满身的伤口。
你亲吻我身上每一处伤疤,好像这样便能治愈。
这可恶的吸血鬼啊,就去亲吻你的脖颈,直到吻出甘甜的血来。

*
后来我看着你老去死亡,你的笑声仿佛还在昨日。
我便唱了一曲哀歌。
你说你希望自己一个人死去,独自躺在墓地里。于是我孤零零地继续活着,连同你不在墓里的那一份。
我抓碎那些纸张,所有的爱都湮灭在我的指尖。在寂静的夜晚,我赤裸上身体伏在桌案上描绘自己不朽的容颜,让你被深沉的夜色淹没。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