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不言_与世长存的帅

今天是周末

伴虎(大概是梗)

邦信

韩信端端正正坐在那儿,烛光颇不安分地在他的脸上作威作福,光影柔化了他的棱角,也将他融入周遭的黑色空气。

刘邦俯过身瞧他,仿佛每根头发丝都写上戏谑。

“重言啊……”

韩信手中竹简哗啦啦地响,他将它合上同其他竹简堆到一边码好。

大将军锋锐的目光在张良和刘邦半隐进漆黑中的面庞轮廓上逡巡。张良浅笑着看着刘邦,要等他发话的样子,韩信伸手调整蜡烛的位置,未干的蜡油积在里面,一碗晶莹的水。不正是张良的目光吗?包含了一眼便看尽的无可奈何及少有变过的温雅。温和的视线怎能只投给刘邦一人?
然而它不会永远晶莹剔透。

有些烛泪流下来,肉眼可见的变干,混浊的凝在那,得以包藏善意亦有恶意。

韩信不大经常去揣测他人的恶意,尤其是他的君主和同僚。

“所以,君主深夜来此有何要事?”

刘邦一手托腮,一手越过案几捏起韩信的下巴,“闭眼。”

“……”韩信照做,有修长冰凉的双手蒙上他的眼,带着丝许张良身上的香味。

他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刘邦捏住下颌的手离开了,衣料摩擦的动静不停,韩信疑惑,那只手不轻不重地盖在眼皮上,压得他睁不开眼。过了一会儿稍远处有人轻声说:“好了。”

遮掩的手放下,张良不知何时坐到他身侧偏后,刘邦和萧何站在门口,一个抱胸一个双手揣在袖中。

房间里灯火多了起来,不至照得整间明亮,比起方才微渺的光添了几分得以看清美人又分外暧昧的妙。面前的书简都消失不见。

“重言,看看如何?”

邦萧二人装作正经笑的一派虚情假意,韩信以为他们皮下藏的都是蛰伏的大笑。

只等自己出声便开怀。

佳人依次步入,小屋因此略有拥挤之感,或淡或艳的裙裾晃得韩信眼花缭乱,胭脂香味扑鼻而来,他竭力忍住打喷嚏的冲动,视线在佳人们精致的脸上扫过。

他首先看向刘邦:“君主……”

刘邦率先爆发出笑声,往后萧何笑的较矜持,张良安安静静地坐在身后。韩信突然明白张良那时的眼神,明白了张良为何只看刘邦一人。

怕是一看自己便会泄露他们的意图。

放在膝上的双手攥紧,韩信一本正经地对刘邦行礼道:“君主的心意重言感激不尽,但信心中已另有抉择,浪费了君主的一片好心。”

“哦?不知是哪家女子能得将军心许,若无法获取佳人芳心,可说与我们,军师和丞相都可为你出谋划策。”

刘邦眼底探究之色深郁,韩信心惊,面上做出苦笑模样:“有劳君主费心,其人……恐怕心不在我,信一介武夫,只小有谋略,出生入死是常事,着实不敢拖累人家。”

“小有谋略”?他可是记得韩信一身傲骨甚至自大,且曾经直言领兵打仗强于他刘邦。

谁能让韩信将自己身份地位才能降到如此地步?

刘邦做出惋惜之色,摩挲着下颌点头:“如此,可惜了。”

又话锋一转,“那重言便从这里几位美人中挑选,如何?她们都是颇有姿色的美人,略有才识,体贴夫君,可规矩持家亦可……”

韩信突然咳了两声,张良在桌案遮掩后摸去一手叠在他的手上,红发的大将军摇头,坦坦荡荡看与刘邦:“信感到些许疲乏,想来夜已深,未免有人想念,君主及诸位当尽快回去。”

“信心中只搁那一人,并非瞧不上各位佳人,实在是……难以自拔。”

刘邦的目光化为牛毛针细细密密扎过来,韩信又咳两声,垂下眼睛不再与他对视。
刘邦率先出去,萧何张良随后,韩信起身要送,刘邦一挥手:“不必,将军早些歇息吧。”韩信跟在后面走了几步,闻言只好待在原地,目送三人离去。

屋门未关,夜风微凉,无知无觉地渗进来,韩信打了个寒战,合上门拢着袖子回去。

伴君如伴虎。

但他难以自拔。

未完.

有没有人想看全文的……有的话就码

(知道没有也就是意思意思问问)

胸中无物腹无笔墨也只能写出这样的东西了……

一雨雷震动四方,霓裳佳人荡剑光。空灵绝唱珠打檐,琵琶点鼓泣废亭。噫,此间何嘈然。可闻哀民凄厉叹,城外横尸尽平沙?
行路四海又八荒,江山万里烽火延。踏遍山川且江湖,片野亡骨血肉冷。噫,此曲终成亡国音,此舞终成亡国舞!
刀断剑碎枪折戟,血沁残云马卧郊。收尸捡甲须胁息,风号鬼哭响大荒。噫,寒水寒身寒心魂,解甲归田隐山深。

独落险崖连云涌
腾风驾雾岂飖仙
高天阔地池中物
落日夕阳一砚观

为了配最后一句……大抵是说一个人在云雾里的险崖边,感觉自己像神仙一样。高天阔地不过是池中物,落日夕阳再壮观也能在一砚台中看到。

把儿子拉出来溜溜。吃鱿鱼是我儿子,百里烨是他cp

赤尤羽斜躺在榻上,离边沿很近,一小截如瓷器白皙的胳膊伸出去,虚虚搭在空中,长发绕到前面自塌沿尽数倾下来,瀑布似的。素白里衣皱巴巴的,宽阔的领口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流畅的肌肉曲线延伸至布料后。裤腿不知怎么卷起来,一边露出小腿,一边褪到大腿上,有时他睡得不大安稳,总会乱动。
百里烨推门进来,在毫无防备的老师额头亲了一下。微凉的春风从敞开的门溜到塌边,赤尤羽无意识地打了个寒噤,半阖着眼问:“几时了,阿烨?”
“早操结束了。”
赤尤羽迷迷糊糊应声,软骨头般爬起来,仅剩一角盖在身上的被子彻底滑下去。
百里烨伸指探探茶壶,还温着,倒了杯茶水递给赤尤羽,赤尤羽随意的摆手把杯子让回去,入定般坐了半晌仿佛在想些什么,在年轻人将要按捺不住时眼角一挑冲百里烨笑笑,是百里烨习以为常的温柔,及少有的挑逗和暧昧。
“一直忘了说了……新的一年多多指教。”

为什么我的白起意外的……比元芳稳

像我这种,传说有时冷静的可怕本质是滚烫的热水的货色……差劲极了

叉会儿腰。看把我自己嘚瑟的。

尬写

记个梗……王者的一个小兵脱离队伍跑到主宰的领地然后(美女与野兽),然后主宰的诅咒被解除什么的……上英语课做听力想到的xxx